<form id="pjvjv"></form>
    <form id="pjvjv"><form id="pjvjv"></form></form>

      <address id="pjvjv"></address>
      <form id="pjvjv"><span id="pjvjv"><th id="pjvjv"></th></span></form>

        <form id="pjvjv"></form>

        |個人中心 | 退出 | 登錄 | 注冊 |
        未完成

        工業互聯網靜待下一個TMD

        2021-10-27 11:00 | 作者:

        從制造企業到工業互聯網平臺,再到VC、PE乃至二級市場的散戶,越來越多企業家和投資人正在卷入這場普通人少有關注,但卻決定未來十年中國制造何去何從的命運之戰。

        文|高風

        工業互聯網的發展已經進入新的拐點。

        高飛(化名)在工業互聯網企業做了6年商務,過去兩年他明顯感受到了市場的變化:“以前很多客戶都在問什么是工業互聯網,怎么建,建了能干嘛?,F在更多的是在問‘我在業務的某個方面有問題,希望通過工業互聯網來定向解決’。”

        工業互聯網的發展正在從補貼導向為主,轉變為需求導向為主的市場行為。一名長期關注工業互聯網賽道的投資人介紹,過去幾年看的不少工業互聯網項目,營收主要依賴政府補貼,最近幾年,頭部項目對補貼的依賴越來越低。“這與新能源汽車產業的發展有點相似,越來越多(工業互聯網)企業開始實現自我造血,意味著產業已經到了爆發的邊緣。”

        2020年底,工信部印發《工業互聯網創新發展行動計劃(2021-2023年)》(以下簡稱“行動計劃”)。行動計劃提出,到2023年,全國在10個重點行業打造30個5G全連接工廠。打造3至5個具有國際影響力的綜合型工業互聯網平臺。

        “隨著京東、美團、快手這批消費互聯網明星企業陸續上市,消費市場衍生出兩股趨勢。一,無論是對可持續性商業模式的審視還是對新增流量從哪兒來的探究,整個消費互聯網都受到了更進一步的挑戰。二,消費互聯網的飛速發展,催化了供應鏈從以前的大規模生產升級為如今普遍的柔性、定制化生產。供應鏈的全局優化是商品快速迭代的前提,客觀上也在倒逼消費互聯網的上游——工業制造業急需進行數字化轉型。越來越多投資機構相信,下一個超級獨角獸將誕生在工業互聯網。”一位專注了近8年消費互聯網的投資人感慨:哪怕自己曾經投出過明星企業,按如今投資界的“人才”行情,受青睞程度未必有工科博士高。

        這名投資人的遭遇只是這場工業互聯網浪潮激起的小水花。從制造企業到工業互聯網平臺,再到VC、PE乃至二級市場的散戶,越來越多企業家和投資人正在卷入這場普通人少有關注,但卻決定未來十年中國制造何去何從的命運之戰。

        從為“數據”上云到為“業務”上云

        幾年前,中國工業互聯網行業曾有過一段“野蠻發展”的時期。

        2017年國務院發布《關于深化“互聯網 + 先進制造業”發展工業互聯網的指導意見》,此后一系列配套支持政策相繼出臺,掀起了第一波工業互聯網投資、創業的浪潮。

        王博在廣東一家汽車零部件制造企業工作,他介紹,當時地方出臺補貼政策,每連接一臺制造設備補貼3000元,基本覆蓋所有的連接成本,所以他所在的企業第一時間就上了云。而據他了解,像他們一樣響應政府號召上云的企業,那兩年不在少數。

        “那時候也不懂什么是物聯網,稀里糊涂就上了云。”王博說他們上的平臺,可以將設備的生產、損壞情況實時傳到云端,但用了一段時間后,老板覺得這些數據也沒什么用,所以等拿到補貼之后,就把設備連接給斷開了。

        這種現象在工業互聯網1.0時代屢見不鮮。IEEE FELLOW(國際電氣與電子工程師協會會士)、前微軟亞洲工程院院長劉震表示:“2016、2017年的時候,工業互聯網在政策推動下向前發展了一大步,值得肯定,是好事。經過三四年的探索,自2020年之后,企業開始更看重數據能給生產經營帶來什么價值,而不是為了數據而數據、有了數據那就放到云上去。企業對工業互聯網的思考逐漸從“為數據上云”轉變為“為業務或者降本增效而上云”,真刀真槍的創造經營價值。”

        劉震創建的傲林科技,最近服務了一家鋼鐵企業。他說,這家鋼企最初找到他們,是希望將工業互聯網應用到軋輥管理這個生產環節上,但與傲林科技的團隊溝通過后,鋼企改變了最初的想法。

        軋輥是軋機上常用的一種耗材,需要定時維護,且每次更換軋輥的時候,軋鋼這道工序需停產幾十分鐘。對于鋼鐵企業來說,停產就會影響產能和生產效率,加上軋輥的維護和更換本身也有一定的成本,所以他們想借助物聯網技術,弄清楚什么時候、什么頻次更換或者維護軋輥最佳,對生產的影響最小。

        “從節約成本角度來思考,想到用物聯網技術來管理軋輥是值得肯定的;但從經營角度來思考,軋輥這個環節的降本對鋼鐵企業的總成本控制來說,并不顯著。”劉震替鋼企算了一筆賬——鋼企是典型的流轉型企業,最主要的成本在上游的原材料采購,占到總成本的60%多。軋輥一年雖然也要花掉幾百萬采購費,但相比企業的總支出而言,連千分之一都不到。甚至物聯網后節省的成本,還不如企業支付的信息服務費和物聯網的投入高,方法很科學,但投入產出比相對經營價值說是比較有限。

        “我們從鋼企經營角度出發,認為首先要改進的是配料管理。”劉震說道,“我們給企業分析了他們的配礦和配料比例,對企業配礦、配料和采購流程進行了優化。最終的結果是把企業的生產成本降低了數個百分點,一年節省近億元,遠遠超過軋輥(物)聯網創造的價值。”

        連接設備是為了讓設備創造更多價值

        生產企業需求的改變,倒逼工業互聯網平臺不斷向深水區邁進。

        投資人郭楠介紹,工業互聯網平臺可以分成L1-L6六個層級,L1和L2主要是設備物聯和自動化,L3和L4主要是MES、ERP、OA等信息化系統,L5涉及更深層次的數據湖和數據治理,L6則是將數據與企業生產經營結合后形成一目了然的“業(務)財(務)一體化”平臺,為企業提供智能化的工業互聯網解決方案。

        WechatIMG7.png

        如上圖所示,前幾年工業互聯網主要解決的是設備連接(即L1、L2層物聯網)、數據采集與傳輸到信息系統呈現的問題(即L3、L4層),業界如今已將L1-L4定義為“傳統工業互聯網,即工業互聯網1.0時代”。而2.0時代的工業互聯網,正在往上“進化”,提供數據打通及治理(L5層)能力,讓企業經營管理(L6層)可以“按需取數”,實現生產、供應鏈、銷售“經營鐵三角”業(務)財(務)一體的全局優化。

        我們可以理解L1+L2做的主要是圍繞設備,實現 “數據采集”的機理模型,L3+L4做的是呈現“業務數據化”邏輯的數據模型,L5+L6則是 “數據業務化”導向的經營模型。

        投資人晶然(化名)在工業互聯網領域有7、8年的投資經驗,曾投出過一家市值超300億美元的獨角獸公司,她的看法與郭楠相似。晶然說,國內工業互聯網剛起步時,最初是一些來自機械、制造、石化等行業的龍頭企業孵化出的一批平臺公司,他們的技術主要關注產線、車間、工廠的物聯層面。

        “但當這些平臺把方案推給更多中小企業時,對后者造成了困擾,他們看不到這些物聯方案能帶來哪些實際的降本增效的價值。”晶然說,“經過幾年的市場教育,行業逐漸意識到單純的物聯呈現不能給企業帶來經營價值,而是要把生產數據和企業經營結合起來,真正幫助企業要么賺到錢,要么省下錢。”

        晶然舉例:“比如給企業的一臺生產設備聯網,如果不和經營信息結合,那么只能看到設備什么時候需要維修,這樣的物聯對企業沒有太大價值,說直白一點,壞了自然也就知道要維修了嘛,或者有經驗的老師傅人為判斷也能知道啥時候、啥情況要維修了。生產設備的物聯只是一個“點”,只有把設備物聯的數據和生產、物流、庫存know-how結合到一起,才是一個“面”的視角,才能看到一個設備的參數調整會如何影響營收和毛利。”

        設備只是一臺冰冷的機器,即便是裝了網關、裝了sensor,采集了設備的損耗、零配件的維修率等數據,這樣的數據依然是冰冷的。物聯設備,終極目的是通過其反映出來的數據作為知識圖譜的一部分,通過算法來模擬出來設備調(節)參(數)后的最優產能、怎么影響訂單的、怎么提高毛利率的、怎么維系住大客戶的、怎么合理的分配上游供應鏈和資金的等等經營類問題。

        傳統的ERP、CRM等管理信息系統,其功能主要是由基層的工作人員錄入數據,并將整理好的數據呈現給企業的管理者,再由管理者基于數據信息進行人為決策。但管理者的決策本身并未錄入系統,因為是主觀意識,也無法錄入系統,“如何基于內外部信息變化進行決策”、“決策的反饋結果如何”這些對企業來說寶貴的管理經驗,只保存在管理者的腦海里,管理者被挖走了,企業在管理經驗上的優勢也就隨之而去了。

        2.0時代的工業互聯網平臺,可以將老師傅、行業專家、高管、CEO的智慧和經驗沉淀為算法依據,不僅能將寶貴的管理知識沉淀在企業自身,還能“傳承”。

        一位工業互聯網從業者透露,最近一個北方的煤老板客戶找到他們,希望建立一套智能決策支持系統,將自己管理煤礦幾十年的經驗和心得傳承下去。

        “這個老板的煤企過去從沒上過任何的IT或者OT系統,卻愿意花幾千萬購買企業級經營孿生技術。我問他“開竅”的原因,他說自己快到退休年紀,不能把腦袋傳下去,那就想辦法把方法論傳下去。”

        另一名投資人也注意到“企二代接棒”正在成為企業引入2.0時代工業互聯網平臺的一個關鍵因素,他說這種現象在南方尤為明顯:“社會發展的趨勢往往是由人口結構決定的。改革開放已經40余年,很多90年代創業的企業家正逐漸退居二線。而80后、90后出生的二代企業家,很多有歐美教育經歷,他們懂得數據的重要性和數據對決策的指導價值,也更積極引入管理型、經營分析型軟件和平臺。”

        這名投資人認為,對于國內工業互聯網企業來說,這是挑戰也是機遇:“這些年輕的企業家更加務實,很少追風或被政策牽著走,而是希望系統真正解決企業問題;同時,他們也不盲目追捧國外大牌和國內大廠,這也給了有實力的工業互聯網創業企業更多機會。”

        資本搶灘工業互聯網,這次不是巨頭獨角戲

        工業互聯網起風,最先坐不住的是一級市場的投資人們。

        9月的第一天,海爾旗下的工業互聯網平臺卡奧斯宣布完成B輪融資,本輪融資的融資額超過10億元,投后估值超過150億元。就在同一天,另一個工業互聯網平臺宣布完成數億元B輪融資。

        一天兩筆大額融資,只是工業互聯網投資熱的一個縮影。根據CVSource投中數據顯示,今年以來工業互聯網領域已經完成44筆融資,融資總額近60億元,超過2020年全年的融資水平。

        一名2018年開始創業的工業互聯網企業CEO說,剛創業的前兩年,找他們的大多都是產業背景的投資人,比如大型生產制造企業的戰投部門,有政府背景的產業引導基金等。而從2020年開始,越來越多主流投資機構找到他們交流、調研,他最近接觸的一名投資人,一年前還在投社區團購企業。

        一個典型的誤區是把消費互聯網的“流量”思維帶到工業互聯網賽道。

        一名VC投資人說,與消費互聯網不同,B端不是短期內就能角逐出一、二、三名的。“消費互聯網的本質是爭奪用戶的注意力,而工業互聯網是要解決企業問題的,尤其是2.0時代的工業互聯網平臺,“真刀真槍”對標了降本增效的效果,企業只為滿意的結果買單,不太會為品牌溢價買單。”

        最近兩年,BATJ等大廠紛紛進入企業服務領域,一位做鋼鐵企業解決方案的工業互聯網創業者稱,他們發現大廠們喜歡做“短鏈條、模式化”的解決方案。

        “我們最近遇到一個客戶,某大廠給他們做的是鋼板表面缺陷檢測。簡單來說,鋼板在產線上通過冷軋熱軋做成一卷一卷的,有時會有坑坑洼洼的地方,大廠給出的方案是用高速攝像機,每秒拍攝若干幀,用AI檢測產品是否合格。”在他看來,這種做法是典型的消費互聯網思維,用看上去很高大上的技術解決了某個“點”的問題,且因為不需要定制,很容易復制到整個鋼鐵行業。從商業模式上看很make sense。但對于鋼企來說,如果把采購大廠這套方案的投入,放到解決“面”的問題上,例如“配礦優化”沙盤模擬決策系統,產生的降本增效的效益遠比花錢簡化“質檢”環節產生的效益高得多。

        此外,在消費互聯網領域常見的借鑒海外商業模式的做法,也不適合工業互聯網領域。

        晶然于2018年回到國內,之前一直在歐洲市場投資工業互聯網賽道的企業。她說,歐美發展工業互聯網比國內早了四五年,過去幾年一直在嘗試進入中國市場,但整體來看發展并不順利。

        “這里面有一定的政策因素,但更多還是來自企業自身的訴求,在針對B端的企業服務行業,國產替代主要是市場自身的訴求和選擇。進口的SAP、oracle,不論是成本、交互、使用習慣還是對市場的響應速度,對中國企業來說都不太友好,并不好用。”

        晶然對比國內和歐美市場發現:歐美工業積淀深厚,所以歐美工業互聯網在自動化領域發展較快,但歐美人工太貴了,軟件型產品迭代周期往往較長;國內市場競爭激烈程度要遠遠超過歐洲市場,風云變幻瞬息萬變,需要更加靈活、便捷、快速迭代的系統才能匹配上企業的需求。“歐美ERP系統動輒要部署一年的時間,中國企業很難有一年的耐心來上一套軟件,競爭環境早就發生了天翻地覆的變化了,等軟件settle down了,里面的數據都過時了。”

        劉震也認為歐洲的工業互聯網模式很難照搬到國內市場。他說,在發展工業互聯網前,歐美企業普遍已經有較高的信息化水平,而國內企業信息化水平參差不齊,很多停留在工業革命1.0甚至0.5的狀態。“歐美的工業互聯網平臺是直接從工業革命3.0的狀態開始研發的,所以歐美的產品在中國很難有競爭力。只有中國自己做的工業互聯網平臺才適應本土的狀態。”

        但這并不代表中國工業互聯網的發展更加落后,晶然表示,恰恰相反,最近幾年SAP、微軟等企業也在向輕便化轉型,因為歐美企業也越來越難以承受超長的部署和迭代周期。

        “但我始終相信最好的工業互聯網企業一定誕生在中國。因為歐美企業感受的痛遠沒有中國工業企業這么直觀,中國擁有世界上最齊全的工業門類,歐美工業企業的活力、數據源遠沒有中國強大。市場需求會刺激技術的發展,最需要工業互聯網的企業在中國,最好的工業互聯網企業也一定會誕生在中國。

         

        亚洲久久无码在线观看,波多野结衣av一区二区素人,麻豆传媒原创资源,台湾swag视频哪里能在线观看,亚洲AV日韩综合一区在线观看,小鸟酱自慰在线九九,少女萝莉酱裸体,k主播国产网红 超碰国产少妇在线观看| 国产超碰情侣| 国产偷拍系列迅雷种子下载 迅雷下载 迅雷下载| 不需播放器偷拍国产精品在线播放| 萝莉 国产自拍 在线视频| av国产久久2018偷拍自拍视频| 国产吊带丝袜无码| 直播平台国产magnet| 国产偷拍视频在线视频手机免费观看| 国产主播小视频网址| 台湾新闻韩国瑜| 最新国产剧情下载| 韩国人烤肉| 少女萝莉激射| 风与玫瑰中文字幕在线观看| 千人斩国产情侣天仙TV| 国产偷拍午夜福利视频| 先锋影音国产一区| 国产偷拍在线久草中文字幕2| 国产jk制服多少钱| venu399中文字幕| 国产剧情情景演绎剧| 情侣宾馆国产视频在线播放| 国产素人街头搭讪系列| 国产网红福利网站导航| 国产主播 菲菲| 国产撕破丝袜美女对白| 女同性恋缠绵视频| 像中文字幕的英文歌| 富二代精品国产破解版app软件下载| 主播小孩口国产| 麻豆传媒百度云盘分享| 欧美k频道| av丝袜免费播放 国产| 国产网红_k频道在线观看| 国产主播铃儿在线| 韩国龙族| 小鸟酱 视频在线 观看| 男生和女生一起差差的免费| 韩语中的中文字幕怎么拼| 福利国产亚洲电影| http://www.calless.com http://www.karolinankarcrona.com http://www.nashvilleadpialums.com http://www.igo-learning.com http://www.dalexward.com http://www.9033333.com